2019年1月学习资料:“语文核心素养”的批判与重构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0-09 21:37 浏览次数: 【字体:

张悦群:“语文核心素养”的批判与重构

――兼与王宁《语文核心素养与语文课程的特质》一文商榷

其实,越是把“语言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当作“语文核心素养”,越是错误的与荒唐的。不仅把“语文核心素养”扩大为“语文素养”,而且泛化至“非语文素养”,更为严重的是取消了“语文非核心素养”,由此造成的理论混乱乃至教学后果都是不可小视的。首先,――

不应该把语文核心素养”扩大为语文素养”

对于“语文核心素养”的讨论,最有代表性的大概是王宁教授发表于2016年11期《中学语文教学》中的《语文核心素养与语文课程的特质》一文(以下简称“特质文”)。请看该文的两段文字:

什么是语文核心素养?语文核心素养是学生在积极主动的语言实践活动中构建起来、并在真实的语言运用情境中表现出来的个体言语经验和言语品质,是学生在语文学习中获得的语言知识与语言能力、思维方法和思维品质,是基于正确的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的审美情趣和文化感受能力的综合体现。如果把语文素养分解开来表述,可以提炼出以下的主题词:

素 养

            内 涵

语言建构与运用

积累与语感

整合与语理

交流与语境

思维发展与提升

直觉与灵感

联想与想像

实证与推理

批判与发现

审美鉴赏与创造

体验与感悟

欣赏与评价

表现与创新

文化传承与理解

意识与态度

选择与继承

包容与借鉴

关注与参与






素养是人身上的综合品质,存于内而现于外。素养常常在微观的心理和细节的行为上体现,本来无所谓“核心”与“外围”。所谓核心,不过是一种更明确的宏观概括——这几个方面可以带动一些更细微的内容。素养是综合的,本来是不能分解的。分解开来说,是为了表述和阐释。为了交流和交换意见、展开讨论;把一个完整的思想分解开来阐释是常有的事。把语文素养分解为四个方面,是基于语文课的时代性和民族性。……

第一段开以“什么是语文核心素养”一句作出设问,第二句以三个是的分句予以解说。第三句却突然对语文素养进行分解”阐述可是,“语文素养”与“语文核心素养”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一二句谈的是“语文核心素养,第三句偏偏谈起“语文素养”来。一如明明在说“军官”,说着反倒“军人”,岂非偷换概念?

概念的本质其实就是概念之间的关系。任何一个概念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与诸多概念所构成的某种关系中的一个存在。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某概念与其概念、概念、同位概念等所构成的一种网状关系。如“梨子这个概念,与其概念“水果概念“鸭梨”“雪花梨、同位概念“苹果”“桃子“非梨子”就构成了网状关系。只有清这样的关系,才能真正地认识“梨子”这一概念。

同样,认识语文核心素养”也得弄清楚这样的关系。“语文核心素养”的属概念是“语文素养”这就表明是“语文素养”中的一部分;其种概念包括“阅读核心素养”“作文核心素养”“口语交际核心素养”等,这就是表明“语文核心素养”可以具体到读、写、说方面;其同位概念是语文非核心素养”,这就表明“语文核心素养”与“语文非核心素养”共同处于“语文素养”之中。顺便区别一下,“语文非核心素养”与“非语文核心素养”不同,后者既包括“语文非核心素养”也包括“非语文素养”。弄清了这样的关系,我们不难发现“特质文”把“语文核心素养”与“语文素养”混为一谈,则是犯了扩大概念外延的思维错误。

再说,将“语言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等“四个方面”(下文称“四方面”)综合起来当作“语文核心素养”,请问“语文非核心素养”在哪里?估计作者怎么也想不出来。因为这“四方面”内容不仅囊括了“语文素养”的全部,而且超出了“语文素养”的范围。因此,“特质文”的错误还在于――

不应该把语文核心素养”泛化至语文素养”

有时人们可以通过概念的解说来阐述概念,比如运用属概念的有关属性解说种概念,因为属、种两概念的属性都有相同的部分。可“特质文”对所谓“语文素养”进行的“分解”并不是用来阐述“语文核心素养”只要一下其文表格中“分解”的“四方面”内容就一目了然

不看表格则已,一看似乎问题严重。其中明明写着“素养”两个大字,“分解”的对象一下子从“语文素养”变成了“素养”。这就又一次扩大了概念的外延,把语文核心素养”扩大为“素养”了。或许可以这样解释,根据语境这里的“素养”指的是“语文素养”。可从“特质文”第二段中的一句话所谓核心,不过是一种更明确的宏观概括——这几个方面可以带动一些更细微的内容”来看,作者认为“四方面”内容就是用来“分解”“语文核心素养”的真如作者所言吗?不。“四方面”内容涉及范围太大。

逻辑学原理表明,任何事物都有相应的性质、关系,一定的性质、关系也都是相应事物的性质、关系。只要看具体内容所体现的性质、关系,就能判断它所反映的事物。从“四方面”内容所体现的性质、关系,都不能判断它所反映的事物是“语文素养”,更谈不上“语文核心素养”由“语言建构与运用”而形成的语言素养自然是语文素养,因为语文的本质属性就是“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由“思维发展与提升”而形成的思维素养很难以说是语文素养,为什么?思维素养是公共学科素养,数学需要思维,物理需要思维,化学需要思维,音乐、美术也需要思维……哪门学科不需要“思维发展与提升”?

由“审美鉴赏与创造”而形成的审美素养也是不少学科的共有素养,美术、音乐、舞蹈、美术、体育等学科也需要审美,甚至数理化还有相当的科学美存在。由“文化传承与理解”而形成的文化素养呢?好像更是历史素养,传承文化首先与历史相关嘛。如此一来,“四方面”内容中的“三方面”内容所形成的思维素养、审美素养、文化素养都不是语文素养。且慢,要看具体情况。如能与“语言建构与运用”融为一体,为“学习语言文字运用”而服务,此时的思维素养、审美素养、文化素养则是语文素养;如剥离开来,不为“学习语言文字运用”而服务,则不是语文素养。后者连语文素养都不是,自然不是语文核心素养。前者尽管与“语言建构与运用”融为一体,为“学习语言文字运用”而服务,可它们也不是语文核心素养,只是语文一般素养,即“语文非核心素养”。

任何事物都有相应的性质、关系来看,与“四方面”内容相应事物并不是一个事物,而是多个事物。有的属于语文素养,如“语言建构与运用”;有的属于“非语文素养”,如不能为语言学习服务的“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有的属于“语文非核心素养”,如为语言学习服务的“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属于语文核心素养的内容呢?只能在“语言建构与运用”中。语文核心素养必须在“语言建构与运用”所形成的语文素养――语言素养――之内。因为语文科即语言科,语文教育功能尽管有思维教育功能、审美教育功能、文化教育功能乃至品德教育功能,但语言教育功能是基本功能、核心功能。就当代社会人的素养而言,语言素养可以是其核心素养;而作为人的语言素养而言,其核心素养则是其中的核心部分,其核心部分的外围部分则是其非核心素养。“特质文”弄不清“语文核心素养”的本质属性,搞不清“四方面”内容与“语文素养”“语文核心素养”“语文非核心素养”“非语文素养”的相应关系,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它们并列在一起,硬塞进语文核心素养之中。不仅把语文核心素养扩大为“语文全面素养”,而且把它扩大到语文素养之外,泛化到“非语文素养”的地步,实在令人遗憾。

“语文非核心素养”也是语文素养,它与语文核心素养是同位概念,如一娘所生的弟兄俩。不能只承认之一,不承认其二,――

   不应该用“语文核心素养”取代“语文非核心素养

从学科论上讲,任何学科都有如下三种形态:一是知识体系形态,二是组织体系形态,三是活动体系形态。所谓知识体系形态,是指学科代表着一定的知识体系且以知识体系为基础进行分化和综合。知识体系有着内在的逻辑性,依据自身的逻辑基础而形成的相应的结构图式。所谓组织体系形态,是指知识要组织起来形成系统化、有体系的专业化领域。同时,在这建构与组织的过程中,需要有相应的规约以保障,并使其知识的建构与组织有序化与规范化。所谓活动体系形态,是指知识的组织与建构是在一定的活动中实现的,有序化与规范化的知识既规约着一定的活动,而一定的活动又丰富了知识组织与建构的有序化与规范化。任何学科都是以知识体系为基础的活动体系与组织体系的统一体。任何学科既是一种知识体系,也是一种活动体系和组织体系,而且是在三者互动中生存与发展的自组织体系。

其中,知识体系是学科存在与发展的基础和核心,活动体系是学科存在与发展的动力和基本方式,组织体系既是学科的表现形式,也是学科发展的有序化、规范化的重要保证。据此,人的语文素养,语文知识素养则是其核心素养,语文活动素养与语文组织素养则是其非核心素养。比如诗歌中的“以景结情”,

其知识是“结尾景物总结全诗感情”,只有具备这种知识素养才能进行“以景结情”的赏析等学习活动,才能形成从知识到活动、再从活动到知识进行循环往复的组织工作。没有前者的知识素养,后者的活动素养、组织素养就不复存在;没有后者的活动素养、组织素养,前者的知识素养也就会失去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语文核心素养固然非常重要,而“语文非核心素养”也非常重要,缺少任何一方都不能形成语文素养。

综上所述,语文核心素养是“语言建构与创新”中的“语文知识素养”。“语文非核心素养”比较复杂,一是“语言建构与创新”中的“语文活动素养”“语文组织素养”,一是为“学习语言文字运用”服务的“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等方面的素养。“特质文”把这三方面的素养与“语文素养”强作为“语文核心素养”,不仅是对“语文核心素养”的扩大与泛化,也是对“语文非核心素养”的取代与否定。最终必将消弥语文核心素养,乃至影响语文素养的教育与培养。

(此文得到扬州市特级教师沈文涛校长、江苏省特级教师王万忠副校长的支持与指导)

张悦群,中学语文教授级高级教师,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江苏大学、江苏师范大学、扬州大学硕士研究生兼职导师。江苏省宿迁市人民政府首批特聘教育专家。曾主持研究教育部“中小学语文教师专业发展研究”课题。曾在《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参考》高、初中版四种杂志上连载课程课理研究文章。公开发表语文教学专业论文600余篇,人民大学资料中心全文转载30余篇。在全国18个省市区讲座、上课100余场。 

 


【打印正文】